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小说

沈嘉歌段凌川谁许情深温我余生by小蘸

2020-08-10 06:12:55

主角是沈嘉歌段凌川的小说名叫《》,是小蘸著作的一部虐恋言情小说,讲述了男女主之间的爱恨情仇。沈嘉歌心疼浪费的饭菜,留了纸条让阿姨不要再做饭了。第三天晚上回来时,果然没有再给她留饭菜,只是段凌川仍然不见踪影。

内容精选:

她也并不在意,直接上了楼。

第二天,她照旧出门,傅昭并不是很闲,这次没有陪她一起出来玩,她便一个人逛街,吃喝,总之不想回到家里,也不想去公司见到那个人。

晚上回到家,照例没有人,只有一桌子菜,换了菜系,还是温热的。

他这是怕她饿了吗?

沈嘉歌心疼浪费的饭菜,留了纸条让阿姨不要再做饭了。第三天晚上回来时,果然没有再给她留饭菜,只是段凌川仍然不见踪影。

小半个月后,沈嘉歌拎着小皮箱从机场打的回来了,十天前,她跟傅昭两个人一起去了巴厘岛,沉浸在碧海蓝天的异国美景中。

这是她第一次出国,幸好有傅昭陪在身边,替她稳妥地处理了所有的事情,巴厘岛风景如画,连空气都清新自由,她在那边乐不思蜀,如果不是傅昭没办法请太久的假,她还想多呆半个月。

她拎着小皮箱,推开家中大门,轻松地哼着歌往内走。

路过客厅时,瞥见沙发上似乎坐了个人,吓得脚步一停,待看清是谁后,轻松的心情猛然间跌落至谷底。

段凌川坐在客厅里,正静静地望着走进来的沈嘉歌。

多日不见,他依然表情冷淡,穿着银灰色的高级西装,勾勒出挺拔的身躯,他深陷在宽大扶手椅中,双手交叠在身前,十指相扣,一双修长的长腿优雅地交叠着。

他的表情很平静,看了一眼沈嘉歌还贴着托运单的小皮箱,又将目光重新放到她脸上。

沈嘉歌倔强地与他对峙,不肯后退。

许久,他率先开口,声音低缓,“你去哪里了?”

沈嘉歌静了静,开口回答,“巴厘岛。”

没等段凌川开口,她又补充道,“跟傅昭一起去的,他现在是我男朋友。”

段凌川的眼皮微微一跳,仿佛是忍够了什么,他突然双手抓着扶手,从椅子里站了起来。

沈嘉歌立刻往后微微一退。

对上沈嘉歌充满警惕的眼神,段凌川轻轻眯起眼,“你怕什么?怕我吃了你?”

沈嘉歌戒备地看着他,此时勇气一点一点地从她身体内部流逝,一种熟悉的恐慌感重新漫上了她的头顶。

她握紧拉杆的手指微微颤抖,强迫自己别狼狈地转身逃跑。

段凌川迈开步子向她走来,她暗暗咬牙坚持,与内心形成多年的怯懦对抗。

别动。别跑。别怕。不要被吓到。没事的。没事的。

段凌川最终走到了她面前,他抬起手,几乎可谓是温柔的,摸了摸沈嘉歌的脸。

他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叹息,“你真该在刚刚就逃跑的,或者永远别回来。”

沈嘉歌不明白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,只感觉到段凌川的手轻柔地放在右脸侧,略微粗糙的手心摩挲着她的肌肤,让她泛起了鸡皮疙瘩。

“这几天,跟他在一起,好玩吗?”他低柔地问。

沈嘉歌张了张嘴,想回答,却发现自己紧张得发不出声音。

她艰难地开口,声音低低的,“……好玩。”

“可是,”他弯下腰,靠近她的右耳,气息喷洒在她的耳朵与脖颈处,“你为什么跟上次一样,一声招呼也不打,就一个人跑出去了呢?”

他这种轻柔的态度让她有些害怕,她突然觉得一丝寒意爬上了背脊。

段凌川贴着她,嘴唇摩挲过她的耳尖,叹息道,“上一次,你失踪了一个晚上,这一次,你算算你失踪了多久?”

沈嘉歌开始浑身颤抖,这一刻,她像是被一条冰凉的巨蟒缠上一般,浑身冰冷,恐惧而僵硬。

“……别。”她拼尽全部力气,却只发出这样一个嘶哑轻微的单音。

“别什么?别管你?”段凌川重新对上她的双眼,那双狭长深邃的眸子静静地看着她,漆黑的瞳孔里仿佛酝酿着巨大复杂的情绪。

沈嘉歌恐惧地僵硬摇头,她想开口道歉,甚至想开口求饶,这一刻,她涌上前所未有的后悔,她终于明白段凌川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。

她应该在刚刚就逃跑,或者永远别回来。

胶着的沉闷中,沈嘉歌猛然转身往门外冲去!

快跑!跑出这栋房子!因为段凌川,太不对劲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