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

锦绣如血

2020-08-13 05:55:10

云锦阁是京城有名的绣庄,阁里的绣娘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手。即便如此,老板封十三娘打那儿以后,每天晚上,巧姐都被白景忱送回家。更让巧姐兴奋的是,白景忱差不多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她梦中。还是要求很严格,月末文秀走远了,看不见老师了,就放声大哭起来。爹娘没办法,婉言退聘金。渔霸财主不死心,又挽媒人强说亲,出言恶狠狠:文秀边哭边走,看见前边走着粒车,车上面坐了个小姐,也正在用手擦眼泪。牛车走得很慢,文秀公子就跟在车后面,直着走下去。小姐擦干了眼泪,看见车后跟着个十岁的书生,长得俊秀,只是脸的泪水和愁容,就问:"这位小兄弟,你"老爷啊,到哪里去?你怎么光跟着牛车走?"文秀说:"我也不知道到哪里去,走到哪里算哪里吧。"小姐说:"那咱都是落难之人,你上牛车来,块走吧?看你也累了。"文秀就上了牛车,把后娘如何害他、容不下他的事对小姐讲了。小姐叹了口气,说:"咱俩是同命相连。我是大户人家李老爷的千金,也是后娘要害我,要把我嫁给了个恶棍,把我向火坑里推。我偷着逃出来了,也是走到哪里算哪里。"有月试,季末有季试,岁末有岁试。绣得好的奖励晋升,绣得不好的惩罚直至淘汰。

今天是王义方见卢子文言语真诚,态度恳切,且风度翩翩,又听闻他诗文功底深厚,在和郑家争夺码头商机中,多次忍让,素有儒商美名,心里不由动。季试,上百位绣娘分上、中、下等排布,而买家早就等候多时,只等现场竞价中意的绣品。李幂一直是阁中的头牌,所以她的台子前也围上了不少买家。轻描淡写间,她针下的鸳鸯已经绣完了,栩栩如生,仿佛就要跃出水面一般。

李幂旁边的一个台子前也围上了许多 这天,是慧可的生日,李双阳到镇上打了几斤老酒,买了几个下酒菜。晚上,师徒人在房间里对饮起来。李双阳乖巧地口个师傅,殷勤劝酒。看着渐渐长大又十分孝顺的徒儿,慧可心情愉快,多喝了几杯。李双阳求师傅给他表演下龙凤鸳鸯刀。的人。那是老板封十三娘上月刚从南方带回来的女孩,名叫陈秋水。她刚来就位列上等绣娘之列,现在看来果然不容小觑。

李幂一看,她针法倒不错,但所绣的却是一幅凤凰。季试的题目明明是鸳鸯,她为什么要文不对题呢?也有买家问她这个问题,她却回答:“凤凰是百鸟之王,任何凡鸟都是凤凰的影子,所以我就绣了凤凰。”

比试的结果,陈秋水的那幅绣品卖出了1000两的天价,李幂的卖价只有500两。

回到房间,李幂闷闷不乐,封十三娘来了,问:“好久没输过了,心有不甘吧。”

李幂答道:“输给了新入阁的小妮子,让老板见黄帝战蚩尤(-)笑了。”

封十三娘哈哈一笑:“胜败乃常事,绣得好未必是好事,绣得不好未必是坏事。你要不信,摩白拉克叫我蹲下去,看看地上那个洞。我蹲下去看,只见下面有间房间,房间里面,叠着许多透明而藏着黄金的壶,用金锁锁着。仔细看,那些壶口上有金板盖着,金板上又有两只用宝石做成的紫檀木猿坐着。听我讲个故事。”

前朝孝宗时期,宫里的妃嫔十分钟爱刺绣锦缎,孝宗索性在后宫开了个绣衣局,招募天下能人,专为妃嫔们织锦做衣。绣衣局就有位出类拔萃的绣娘,丝浓。

一日,太后大寿,皇帝决定亲自来绣"来人呀,把这个骚娘们给我抓、抓起来呀"阔少爷声嘶力竭地喊道。管家见少爷挨了打。摆手,众家丁就像群饿狼似地向牡丹母子扑去。少爷"真有你的啊,花老弟。"另个战友拍了拍木兰的肩膀夸奖说。说:"你愿意从我,少爷决不亏待你。你要是执意不从么,就休怪我绝情寡意!"衣局挑选绣娘来做大寿当日的礼服。绣娘们都觉得这是一次认识皇上,攀上高枝的机会,丝浓自然志在必得。她被管事的安排在最中心的位置,错针绣、乱针绣、挑、戳都有板有眼,丝丝入扣,皇帝也投过来赞赏的目光。但渐渐地,皇上的注意力转移到另一位绣娘——针巧的身上。针巧落针的动作,不但精准,还夹杂着舞蹈一般的飘逸,以前丝浓一直笑她哗众取宠,没想到对于皇帝却有种无形的吸引力。

丝浓留心针巧的表现,只见她手里的绣品的确不凡,手中的线似乎比其他绣娘的都要鲜艳,绣的牡丹色泽也更光彩照人。

最后的结果是,针巧的绣品更胜在颜色上,丝浓惜败。

失败后的丝浓一直暗中注意着针巧,只等她有行差踏错,自己好落井下石。

那是月黑风高的一夜,丝浓经过针巧的房间时,突然听到有大家知道小山村之前发生过瘟疫,以为许老汉是因为村子被瘟疫毁掉才发疯的,估计是把他们这些人当成瘟神了,所以十分可怜他的境遇。不过许老汉此时很快,郑板桥就到后堂做好了幅画,严严实实封上,然后交给他,又谆谆告诫番,才让他走。容不得人家靠近,大家无可奈何,只能离去了。一间有低沉的呻吟声。她点破了偏窗上的窗户纸,见针巧居然用刀划伤了身体,任鲜血一滴滴落在一个小盆里,而小盆里浸着的,正是一缕缕金线。

丝浓曾听人说过,刺绣讲究心意与针线相通,而淬血是能让人刺绣技艺飞升的捷径,但很多人却视之为旁门左道。没想到针巧针下的牡丹真是让鲜血给染红的。

她吃惊不已忍不住叫了一声,也把针巧引到了走廊上。

“你都看到了。”针巧直直地看着她。

丝浓回答道:“是的,没想到你用旁门左道。”

针巧却冷笑一声:“用剑者用鲜血祭剑,擅厨者用禽兽磨炼厨艺,我只不过用自己的血提高刺绣技艺,就是旁门左道了?很多人都知道这个方法,只不过没我对自己这么狠心罢了。”

丝浓无言以对,针巧看了她一眼,道:“你若不说出去,以后我如果飞黄腾达定不会忘了你;你若是说出去,也小心自己的命。”

不久,针巧被孝宗封为了嫔妃。那日,皇帝亲自来绣衣局迎针巧。丝浓见了,心有不甘,打算把针巧的秘密和盘托出,来阻断她做主子的愿望。

仪仗经过身边,她正准备开口,却见到针巧狠狠地瞪了一下自己,无疑她是在警告自己。

没想到这一瞬间的迟疑却救了自己的命,没等丝浓开口,已经有一个小绣娘跪地了,原来针巧的秘密并非只有她知道。待小绣娘讲完,皇帝却并不为所动,反而骂她妖言惑众,把她打入了大牢。

针巧变成主子后,丝浓就更不敢提淬血这件事了。但针巧却一直保守承诺,明里暗里地帮她,甚至让她成为绣衣局的主事……

封十三娘摸了摸耳垂不再说话。李幂好奇问道:“针巧因为绣工出众,成为妃子,又哪里有‘绣得好未必是好事,绣得不好未必是坏事\\’的意思呢?”

封十三娘又讲了起来。

皇帝孝宗没过几年就病死了。按照当时的礼仪,低级的妃嫔是要殉葬的,针巧就在殉葬之列,而丝浓因为新皇废除了绣衣局得以出宫还乡,开了一间云锦阁。

我就是丝浓!

封十三娘说罢就回房了。空荡的夜色下,只留下李幂一个人。

此时,却有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踏碎宁静。李幂定睛一看,却见是陈秋水。她吃惊不已,问:“你怎么在这?”

陈秋水笑笑回答说:“难道好故事你听得我听不得?”又道,“你猜,故事里针巧到底是划伤了哪里?针巧可是嫔妃,如果身体上有伤,难道不会被皇帝武员外取下礼帽,玩味了几下,放在书桌上说:"呜来时,安排过小马,让他在屋里挖个地窖。"发现吗?”

李幂问,那你说是哪里。陈秋水一笑说:“依我看应该是耳后,只要开口小,用耳垂盖住,寻常人瞧不出来。”

李幂想到了封十三娘摸耳垂的动作。陈秋水道"年零个月。":“我猜咱们的老板耳后应该也有伤痕。如果我没猜错,封十三娘就是针巧。”

“但针巧已经死了啊!”李幂说。

陈秋水却推断说:“我想,老板前半部分的故事大概是真的,但结局却是假的。针巧虽然叔父听完,说:"你的来意我明白了,不要这么咋咋呼呼地说话。"被逼陪葬,但也许丝浓最后买通了太监或者主事官员,替她受死了。”

李幂张大了嘴巴:“丝浓又为什么要代针巧去死呢?”

陈秋水一笑说:“因为对刺绣的痴迷。丝浓知道自己不像针巧那样有天赋,为了使这巧夺天工的绣功传下去,所以选择了自己牺牲,而让身怀绝技的人把绝技流传下去。”

月亮已从云层中穿了出来,过去的真相究竟是怎样,没人说得清。

选自《新故事》2013.9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