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

岳建之校园鬼脸

2020-07-31 21:15:01

天渐渐黑了,西边的天幕上两片铅灰色的云团交叉分错,追逐着一块白色的云团,像一把张开的剪刀,逼迫向一个柔弱的女孩的脸。岳建站在教学楼的天台,眼神忧郁地向西瞭望,阴历正月的风撩起蓝色棉衣的帽兜,脸上有风刺痛的感觉。“哎,今晚注定要有一场风波了。这些家伙还真是不让人消停啊。”岳建好像已经有所判断,眉毛轻抖两下,脸色由深沉严肃恢复到一贯的无赖讥诮,然后双手插进上衣衣兜,转身从容下楼。

杨安县第一高级中学教学楼始建于1980年,共3层,楼体灰暗,有些墙都有了裂缝,因为快要搬新校的缘故,学校只是简单地用白灰涂上裂缝,并没有打算认真翻修。对面的学生宿舍历史则更为悠久,据说是民国时期某县长的家宅,前院后宅,十几栋房子,就是梁栋都已发黑,破瓦烂椽了。

夜已经深了,左手上的檀木手链轻轻颤动了一下,岳建叹了口气,起身从上铺溜下来,双层铁架床发出吱吱的声音,看看下铺,王峰流着口水仍然睡得香甜。轻轻推开门,岳建大步向西南方向走去。那边一个女厕,红色的砖墙上,奇怪得有了一层黑雾,正在慢慢的游走。岳建脚步不停,直走进了女厕。一阵阴风刮起来,里面黑得像墨汁一样,墙上的白炽灯滋啦啦地响,闪亮了一下,好像有一个白色的影子对着岳建直扑过来。“雕虫小技。”

岳建冷笑一声,高举左手,手腕上的檀香手链霎时大放光芒,只见厕所角落里,一个女生脸上苍白仰倒在地上,一团黑色的烟雾正匍匐在她胸口上。带着痛苦的呻吟声响起,那团黑色烟雾升腾到半空,幻化成一张狰狞的鬼脸,非男非女,怨毒地盯住岳建。岳建不为所动,继续向前进逼。

鬼脸好像被激怒了,剧烈的颤抖了一下,然后在厕所里四面一绕,团团的黑雾就翻腾起来,把檀香手链的光压缩在岳建周围尺许范围,并且四面涌现出丝丝黑线,前仆后继向手链扑去,尽管许多黑线在接近手链时就化为虚无,但是手链的佛光也慢慢暗淡起来。“何必呢?”岳建摇摇头,把左手一收,右手却从口袋里摸出两张鲜红色的千纸鹤往空中一抛。

惊奇的事情出现了。千纸鹤竟然扇动翅膀,活了起来。两只千纸鹤,围着岳建上下翻飞,黑色雾团被扇动的愈来愈稀薄,直到完全消失不见。岳建皱皱眉头,感觉这个厉鬼不应该就这么点本事。但是四周一下足彩单场变得静悄悄的,墙上的白炽灯也一下大亮起来,岳建把千纸鹤一收,走到地上女生身边,检查了一下,感觉女生没出什么事情,就把女生抱到了厕所外面,然后拍醒了女生。

女生刚一醒来,岳建就立刻假装惊奇的喊起来:“你醒了?怎么回事啊?你怎么会倒在厕所外面啊?”“讨厌。你谁啊?”女生厌恶地推开岳建,赶紧走了,一边走一边紧张地四处打量,想着刚才厕所内突然熄灭的白炽灯和那恐怖的鬼脸,女生就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。


铜仁男科医院比较好 www.jlcc2012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