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

常回家看看

2020-06-29 22:59:47

  街道靓了,鲜花艳了,河边海边热闹了,大红灯笼挂起来了——年味一日日浓了。

  看着扛大包提小包的老乡钻上开往家乡的长途汽车,王小山的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,啥滋味都有。年年承诺父母回家过年年年没有兑现,并不是王小山喜欢撒谎吹牛,实在是无可奈何身不由己。其实王小山何尝不想回家呢?一家人开开心心坐一桌子吃年夜饭,再围在火炉边守岁,等待新年的到来,那是多么幸福多么温馨啊!

  王小山刚进酒店打工的时候工资低,回家一趟要花掉几个月工资,而且过年正好是酒店营业的黄金时期。一进入冬季,北方南方都是冰天雪地,而三亚春暖花开,游客一批一批往三亚涌。酒店开始没日没夜地忙碌了,员工自然是停休,更不让辞职。每年的除夕晚上,王小山只能跑到外面的公用电话亭里打电话,与父母、哥哥团圆。那时候父母身强力壮,一个劲劝王小山以工作为重,回不回去都一样。王小山听了心安理得,一心一意去忙了。王小山牢牢记住父母的话,认真工作,团结同事,因此,他年年被评为优秀。

   三年后,王小山当上了领班。升职了,工资也高了一些,王小山用上了小灵通。每到除夕晚上,他就跑到信号好的地方打电话给父母、哥哥。王小山从电话里感觉母亲渐渐老了,听觉没有以前好了,他每说一句话都要重复好几遍。每当挂断小灵通,王小山落寂的心里就增添许多辛酸和歉意。

  五年后,王小山当上了主管。职位变了,工资也涨了,王小山把小灵通换成了手机。三亚酒店越来越多,员工本来就不足,一进入旅游旺季,王小山就忙上加忙了,既要管理部门工作,还要亲手干活,对待下属更要关怀倍至,以防跳槽辞职。除夕晚上,王小山拨通了家里的电话。王小山跟父母哥嫂聊了又聊,电话中,母亲听觉比以前更差了,只能由侄子听一句转述一句,一两个小时下来,电话费花掉好几十块。但他觉得值,毕竟自己给予父母的太少太少了,不要说孝敬,几年都见不上一面。

  八年后,王小山当上了经理。王小山升职没多久,母亲辞世了。王小山满怀悲痛,急急忙忙回家奔丧了。安葬完母亲,父亲、哥嫂一致劝王小山回老家找份事做。王小山还是坚持来三亚,放弃一份几千块一月的好工作,王小山于心不忍。临走,王小山给父亲买了部手机。王小山回三亚后,隔上几天就会打个电话给父亲,目的是让自己放心父亲,也让父亲放心自己。为此,王小山每个月电话费涨到了两三百元。但他觉得很值,自己既然不能守在父亲身边尽孝,关心关心父亲是天经地义的。到了除夕晚上,王小山足足跟父亲聊了两三个小时,王小山边打电话边走向海边,他要让父亲从电话里听听涛声。

  九年后的除夕夜,王小山照样打电话给父亲。王小山这次打电话选在十一点多,他想等新年的钟声一敲响,烟花鞭炮声会不绝于耳。王小山想让父亲听听城里的烟花鞭炮声。可是父亲的手机响了很久,哥哥才来接。王小山问哥哥:爸呢,怎么没接电话呢?哥哥哽咽着说:爸下午突然发病,医生说爸中风,说不了话了。王小山听着听着泪如雨下,王小山擦擦泪,执意叫哥哥把电话放到父亲耳边。哥哥依了王小山。王小山在电话里大声喊:爸,我是小山!爸,我是小山!一遍又一遍,喊声像被泪水滤过似的。电话那头沉寂了很久,突然传来父亲的声音,断断续续,像是天籁之音。王小山屏声凝息,听出来父亲唱的是一首歌:“常——回——家——看——看。”歌词仅一句,反反复复,发音也含含糊糊,像是唠叨,又像是念白。

   电话这头,王小山早已泣不成声。


南京看女性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http://m.mingyihui.net/hospital_4914/department_6494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