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

背后的人

2020-06-29 15:44:09

(一)半夜送嫁

晚上,我同清扬在学校外的餐馆里吃了饭,就是为了庆祝清扬获得省冠军。一顿扫荡后,我们两人满足地拍了拍鼓起来的肚子,往学校赶。

我们两人边走边聊天,一点也没察觉路上越来越少的行人,以及越来越昏暗的路灯。突然,一阵噼里啪啦放鞭炮的声音吸引了我们两人的注意。

清扬最耐不住性子,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查看情况。没过多久,他就跑了回来,拉着我兴奋道:“我们运气真好,碰到有人结婚,你说待会我上去问他们要喜糖,会给我吗?”我深吸一口气,清扬的神经是有多粗啊,谁会大半夜不睡觉,去结婚啊,这里面肯定有问题。

就在我想要拉着清扬快点离开这个地方时,一队敲锣打鼓的人不急不慢朝我们走了过来,我赶紧拉着清扬往后退,然后仔细观察这些人。

队伍里所有的人都穿着红色服饰,四个人敲着锣,四个人放炮仗,四个人抬着花轿,最后还有四个人向天撒红纸。就在我发愣的时候,清扬挣脱了我的手,冲上去拦住花轿:“抢亲啦。”我倒吸一口凉气,这小子,看来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。队伍里所有的人都停下来,死死盯着清扬,清扬害怕得缩了缩脖子,小声:“我…我开玩笑的,你们继续。”这个二百五!我心底一阵咒骂,跑上去拽过清扬,使出吃奶的劲跑了起来。

好不容易回到寝室,我和清扬都狼狈地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。“我发现你也有做运动员的潜能。”清扬喘着粗气调笑起来。我白了他一眼,刚要开口说话,一直躺在床上看书的杨黑,淡淡插了嘴:“你们带来的东西,解决掉。”“死眼镜,我们带什么了?”平日里清扬早就看杨黑不顺眼很久了,整日神神秘秘不说,还总是带着一副黑色墨镜,就连睡觉都不摘下来。

我拉过还在吵闹的清扬,面色难看地指了指身后,一条红色碎纸铺成的路一直通到我们两人的脚底。刚走进寝室的陈东吓了一跳:“你们两个要不要把寝室弄得这么喜庆?”

“到底是喜庆还害死噩耗,很快就知道了。”杨黑嘲讽似的话语让寝室里的众人一阵尴尬。过了一会,还是陈东出声缓和了气氛:“好了,都睡觉吧,很晚了。”

躺上床的那刻,一道锐利的视线盯着我的背,我转头一看。杨黑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,就在我想要开口问杨黑时,寝室灯熄灭了。


水站 http://www.1tongshui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