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音乐资讯

东方魅力叫板钢琴王子

2020-08-09 05:54:11
  阳光通透的正午,和女子民乐组合“东方魅力”约在杨浦的老厂房见面。   钢筋铁骨丛中,电厂工人们吃完饭把搪瓷碗一搁,衣襟敞开着在藤椅上晒太阳,看不远处5个妖娆漂亮的女子摆弄乐器和桃红色小背心。   绿色、桃红色、铁锈色混在一起,一幅很具冲击力的油画画面。   “就是要这种视觉冲击力,如今,把民乐的牌子做响,不给观众点看头,怎么行?”“东方魅力”的团员众口一辞。   钢琴家要借中国元素   刚从北京《财富》论坛演出归来,“东方魅力”马不停蹄彩排新演出。   6月17日,法国钢琴王子理查德·克莱德曼将和她们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举办一场合作音乐会。届时,《平湖秋月》、《渔舟唱晚》将会在台上和《致爱丽斯》、《秋之呓语》较一把手腕,比比谁更得人心。   民乐Vs钢琴,会不会听起来“牛头不对马嘴”,好像女人出门搭错衫般不自在?   5个女孩听到这个问题笑开了:“怎么会?在国外,这样跨界合演多了,他们甚至还专门为此开辟了一个音乐分支———NewAge。NewAge风格在欧美流行了30多年,那里的音乐家觉得在西方已经没有借鉴的元素了,于是这两年逐步把目光转移到亚洲国家。起先是印度音乐,被大量运用在他们的作品中,如今,中国成了第二个热门地区。”   时装界的Crossover,放在纯音乐领域,同样行得通。   出国巡演,“东方魅力”多次被邀请与本地音乐演奏家合作,但在中国,她们还是头一遭尝试。   “理查德·克莱德曼不仅是我们一个公司的同门师哥,而且他对中国音乐也很有兴趣。同台演出,也是给了他一个借鉴中国音乐的大好机会呢!”   当然,对于想感受“搭错衫”味道的上海听众,“东方魅力”和钢琴王子也准备了合奏曲目———《天使的梦》、《梁祝》和只在上海演出的《情迷夜上海》。   “墙外开花墙内红” “东方魅力”组合成立将近2年,圈子里名气很响。   可普通大众知道她们,还是因为今年5月的《财富》论坛,开幕式上5个穿褂裙在天坛丹壁桥上演奏古乐。   “墙外开花墙内香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国内民乐家,多要走这种‘曲线救国\\’的路。”扬琴演奏家王珑说。   在日本演出,她们穿着旗袍一亮相,台底下的观众就开始尖叫;不丹国王和王室成员,亲临演出现场观看“东方魅力”的演出;泰国公主甚至聘用常静做她的常任古筝教师,跟着中国老师学习中国乐器,并且一起开演奏会;温家宝总理4月出访东南亚,“东方魅力”随团表演……   回到自己国家,喜欢民乐的年轻人反而少了。或许是从小听得太多,或许是民乐“包装”不够前卫。哪条路能行得通呢?她们5个都想试试。   人多不是特色   不乏有把“东方魅力”和“女子十二乐坊”作比较的人。   2003年8月成立的“东方魅力”,相比“女子十二乐坊”,跑晚了一步。她们5个被经纪人发现捉堆的那会儿,十二乐坊已经培训了一年又在国外演出了一圈,开始闯出点名头来了。   “也没规定,只许有一个女子民乐团吧。她们组团做民乐,咱们就不做了?”乐团里吹笛子的“大姐大”李晓洁说,“除了我们,女子十二乐坊,听说现在上海还有男子十二乐坊、六人组合,新民乐组合圈子里有不少,大家彼此拼的就是特色。”   “女子十二乐坊”推出,打的是“集体”名牌,就像日本知名组合“Morning娘”。“正牌十二金钗”之外,五六个后备组员随时准备更换,小一辈的“小女子十二乐坊”也在秘密排练培养。不动的公寓,流水的房客,观众只晓得12个美女在演奏,究竟谁是谁不重要。   “东方魅力”的5位团员当初是从中央音乐学院和中国音乐学院挑出来的佼佼者,其中2个硕士,还有一个留校当老师。乐团之外她们都有自己的工作和音乐发展。   “论民乐功底和艺术感觉,我们这个组合是华人民乐界最好的。马向华说,“而且我们每个人都有单打独斗的曲子和音乐专辑,并不强求观众喜欢这个群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