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音乐资讯

纳西歌者金甲劲松

2020-06-30 04:03:31
他是行吟诗人,是赋予音乐灵魂的歌者。带着对纳西文化精髓的深刻体悟,他踽踽独行在古老民歌悠然回荡的山谷里……他就是云南纳西族歌手金甲劲松。他创作的歌曲《月亮花》在今年举行的全国流行歌曲大赛中摘得铜奖,并获第二届世界华人艺术节通俗唱法金奖;原生态歌曲《吉日经》荣获第五届云南省民族歌舞大赛原生态唱法金奖。 金甲劲松生长在滇西北高原金沙江畔一个叫塔城的小山村。家背后是山,山背后也是山,那里是歌舞的海洋。“听父亲说,我出生那天下了一场大雪,父亲望着屋后那一片松林,给我取名‘劲松\\’,希望我能像青松一样坚韧挺拔。乡亲们则在我的乳名前加了两个字‘金甲\\’,‘金甲\\’在纳西语里是‘村头\\’的意思,因为我家住村里最高处,他们这样叫我,我感觉亲切,于是‘金甲劲松\\’这个名字伴我到现在。” 从小就喜欢唱歌跳舞的劲松在8岁那年,自己动手做了第一件乐器:竹笛。竹笛是用蛇皮绷的,他拿着它跟村里的老艺人学习演奏。父亲见他这么迷恋音乐,用自己最心爱的一块上海表换了一台录音机给他,他当时别提多高兴了,每天都提着录音机去求老艺人教他唱民歌。 在村里唱歌唱出了名堂,父亲决定带他去考云南艺术学院附中。头一次进城去昆明,头一次见到那么宽敞的教室,头一次见到钢琴,金甲劲松觉得新鲜极了。考试第二天,父亲告诉他没考上,并默默将他领回了家。 直到两年后,金甲劲松才在当乡村医生的父亲的药箱里发现了录取通知书,原来4856元的学费不是这个贫困家庭所能承受的。当时年轻气盛的劲松对父亲的行为非常不理解,要出去打工。父亲一句话都没说,递给他一个信封,里面是家里辛苦积攒的1000元钱。 外出打工的路很艰辛,在昆明、丽江、玉溪,他都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。就在他快绝望的时候,音乐启蒙老师、纳西族音乐人和文光帮他联系了一所中专读书。学了3年的会计专业,他却发现自己离专业越来越远,最享受的事情就是组建小乐队参加演出,指挥学校合唱队唱歌。 中专毕业,他想坚持自己的音乐梦想,却面临生存考验。发宣传单、洗碗、当服务员,还在一家报社当了两年记者,能挣钱他什么活儿都干。业余时间,他在酒吧兼职唱歌。听着自己的歌声,他常常扪心自问,为什么总要迎合客人的口味,我的演唱风格在哪里。唱歌,已不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。“在外面漂泊,很少有人认知纳西族,每当痛苦、失落的时候,只有家乡那些古老悠长的调子才能温暖我的心。我轻轻地吟唱,没有听众,就唱给自己听。”劲松终于明白,纳西的旋律已经成为他生活和生命的一部分。“于是我决定扎根在家乡这块热土,吸取更多的养分,将纳西民歌唱出去。” 2000年,劲松背着空空的行囊回到故乡加入到一家民间乐团。半年后他便带着乐团的12名成员到北京中华民族园参加文化交流活动和民族歌舞演出1000多场次。 2002年回到丽江后,劲松跟着和文光一起创建了纳西族民间艺人联谊会,并在演出中担任独唱和演奏。对他来说,这段时光是最难忘的。“我觉得歌唱是我的全部,我在用心歌唱,每晚我都会不厌其烦地演唱同一首歌曲《相伴调》,但一点也不厌烦,反而觉得每天都有新感觉,这种感觉很好。” 歌唱多了,劲松的头脑中会不时地浮现出一些旋律,他意识到自己应该学习创作。 “太阳落山,星星出来,小伙儿把篝火点起来,山歌飞来,让我们手牵手唱歌唱到月亮落,月亮花开了,情歌只为阿妹唱……”《月亮花》是劲松比较喜欢的一首歌,很美、很抒情,旋律颇有纳西族民歌元素。他每每唱起《月亮花》,豪迈歌声中总是蕴含着深情,仿佛从遥远的西南边陲传出的天籁之音。 《月亮花》、《走魂》、《纳西魂》、《夙愿》、《回家》、《轮回》、《空》……近年来,劲松凭着对民族音乐执著的追求,创作了一首首属于纳西族自己的流行歌曲。他唱遍了南北西东,获得许多荣誉,但这些对他来说都不重要。“重要的是让纳西民族文化走出去,原创音乐走出去。” “他是个猎人,虽没受过文化教育,但他的音乐是真正的原生态,他是真正用心灵歌唱的人。”纳西古乐会会长、音乐民族学家宣科先生如此评价金甲劲松。